序章 失忆

          一阵头痛后醒来,睁开眼是天雷阵阵,瓢泼大雨淋在身上,冰冷感觉涌上心头,躺在一具巨大骨架之上的我,四周望去全是白骨,身处在一个巨大的骨坑中。刚想回想些什么,又一阵头痛,晕了过去。再次醒来,睁开眼睛看到个小女孩,活泼可爱,特别长着一双灵动的大眼睛。“我这是在哪?”我开口问到,随即房间门打开了,进来一个老人,头发胡须皆已发白,但是体格却是异常健壮,进来后亲切的看向我。一个月后,“轩爷爷,今天我能练在空中飞的武功了吗?”我傻傻的问到,满头大汗的我正做着扎马步。“哎呦”脑门上遭到无情的打击,额头上红了一块。老爷子顿了一下后乐呵呵的说道:“小子,才开始学就像飞了,你以为你是鸟人不成。”“鸟人是啥?”我问到。老爷子正想接口解释他所说的鸟人是何许人也,他宝贝的小孙女从屋里出来喊着我们:“爷爷,哥哥,啥时候吃饭了?冥想了一上午,我肚子好饿。”“小子听到没,还不快打猎去,今天看你能抓什么更高级点的魔兽回来,我们都等着吃呢。”我一个“哦”字飞奔的窜进了边上的树林中。

在一眼望不到边的大山中,在一片空地上造着一幢庭院小屋,时间是纪元历3860年,本书的主人公‘我’,也就是那个失忆的小屁孩名叫镜雨轩,那是那老爷子给取的名字,因为一个月前我醒来后失忆,连自己名字都不记得,自己身上唯一的线索就是脖子上挂着一面精美古朴的微型小镜子,老爷子说在一个大雨天深坑里捡到的我,于是乎,未经我本人的允许,那轩老头就给我取了这个名字,然后又经他断定,我的年龄在6岁左右,比她乖巧的小孙女大一岁,接着就又给我按了个他小孙女哥哥的名义,顺其自然,他也就成了我爷爷。那老头也就是我喊的轩爷爷,名叫轩辕剑,身份不详。(当然给取这个名字,大家都知道是个牛逼的人物,再当然故事中的主人公‘我’当时是不晓得的~)。小孙女也就是未经我本人允许擅自就开始喊我哥哥的小女孩,名叫轩辕舞。

一个小时过后,我从树林中窜出,来到了庭院中,手里抓着一只头上长角的雷兔,属于雷系最低阶魔兽,头上的独角能放出小电击,麻痹目标,移动速度很快。当然在我一个月内老爷子的教导下,抓这种小魔兽已经绰绰有余。正坐在靠椅上,打着瞌睡悠闲地晒着午间阳光的老爷子,甩甩手丢下一句:“去做饭吧”。我便当上了6年庭院主厨的职位。

日复一日,冬天来临,一年时间很快过去。天上下着茫茫白雪,我光着上身站在庭院中,丝毫没感觉到冬天的寒冷,对着一棵院中栽着地一人环抱粗细的大树挥舞着我的拳头。每打一次树上的雪块自然的砸到头上,场面很搞笑,但我却很认真的做着。边上正站着发笑的轩老头,雪花自然的以他为中心,从两边滑落。我嘀咕道:“同样是人,差别咋那么大呢?”“哈哈,看你这么乖,逗你爷爷开心,力量上差不多到一阶后期了,用你全力打这棵树。”轩老头笑着说道。我依话照办,深吸一口气,把力量全集中到右拳上,右拳微微亮起了红光,毫不犹豫挥出了我的右拳“嗑!咔嚓”,在这两声声响中,大树应声倒下。“恩,不错不错,爷爷我开始教你我家祖传的《轩辕决》吧。”轩老头说道。“轩辕决是啥东东?”我小白般傻傻的说道。“咦……忘了你小子失忆,也该给你讲讲,这个世界是强者为尊的世界,这个世界上最强的就是魔神和武神级别的强者,让自身强大有两种修炼方法,一是从武,以自身强壮的体魄攻击对手,二是修炼魔法,以强大的精神力控制周围的魔法元素来攻击对手。武分九阶,每一阶分前中后期,伴随着每一阶的提升实力都会得到巨大的提高,而越到后期越明显,且又以每三阶为一个质的跳跃,分别给予称号武徒、武者、武圣,而武神为超越九阶以后的强者,魔分十阶,大致也是相同的,以三阶一个跳跃,前九阶分别是魔法学徒、魔法师、魔导师,达到第十阶为魔尊,自然超越十阶的存在就是魔神的级别了。再者跟你说一下大陆分布,原本只有一块纪元大陆,但是在上次的魔神大战后,出现了遗忘之谷,把纪元大陆分成了两块大陆,北面的大陆还是原名叫纪元大陆,现在已经变成了兽族的大陆,而新分割出来的南面大陆则叫神魔大陆,因神魔大战而得名,是块人类的世界,再南面由于常年冰冷天气终年冰雪被命名为冰雪大陆,西面为无尽之海,是海族的天下,东面为德诺森林,也就是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,是魔兽居住的地方。大致的世界分布是这样,你年纪还小,知道这些就行,等你以后长大了就会更详细的了解这些。至于我教你的《轩辕决》就是一门武学,我刚说的一阶后期就是你现在的实力等级,现在明白了吧?”“哦,学了就能飞了吗?”我兴奋地说道。老爷子笑呵呵说道:“那是自然,但也要修炼到后期掌握了领域才行,如果你小子这么想飞也可以学习点魔法,风属性的魔法学到中期就能飞了,不过速度不敢恭维。怎么样?想学就得跟你妹妹那样每日呆在屋里通过冥想来聚集魔力。”“能飞就行,我学。”我满口答应道。老爷子一听我同意乐了,于是乎,我更悲惨生活到来了,每天白天被老爷子折腾学习《轩辕决》,搞地筋疲力尽,每天晚上还得学习魔法和必要的冥想聚集魔力。冲冲一年过去,又一个冬天到来,雪花仍旧像去年那样飘着,我依旧在庭院中挥舞着我的拳头,每一圈挥出,雪花自然的被拳锋上带起地劲气荡开,然而并未落地就已直接气化在空气中。这就是一年来修行的成果,练“气”成型,真气外放与两拳之上,已经到达三阶末期,只差一步之遥,气贯全身收发自如便将踏入四阶的行列,也将踏入“武者”之列。“不错,不错。”老爷子的声音从后方响起,“看来前一年基础打地很扎实,这冲冲一年进步确实巨大,即将突破到达四阶,果然资质不错,老夫果然没看走眼,以后成就不可限量。”“爷爷,爷爷,什么资质不错,武学吗?你怎么不说魔法资质更天才呢,哥哥在魔法上都已经有四阶中期的实力。”小舞(轩辕舞)在后方接口说道。“额~不是吧,臭小子能有这么天才!我靠,‘漂浮术’”瞪大眼的老爷子正看到慢慢飘起到空中的臭小子,我做着鬼脸接口道:“爷爷,看我能飞了耶。”微微平静下来的老爷子说道:“不就是风系魔法的‘漂浮术’嘛,你小子想飞,也不用这么努力学习魔法吧,而且这“漂浮术”在空中移动速度太慢,漂在空中只会成为靶子,实际作战根本起不了多少作用。不过没想到你魔法天赋也不错,都有四阶魔法师级别。魔武双修就双修吧,不过要把握好度,感觉哪方面修炼不下去或没法再进步了就坚决放弃,这样对你有好处,魔武双修幷不是没有人这样做过,但到最后没好结果的大有人在,两方面都只能达到一般的水平,对与同样天赋的人只学一方面,或武学或魔法,都超越了魔武双修之人。要记住我这话,懂不?”“恩,我记住了,爷爷,我在武学上也快有四阶的实力,是不是可以教我《轩辕决》下面的修炼了?”我高兴地说道。“说地也是,也该让我老爷子帮你吧,让你在武学的修炼道路上能少走点弯路,过来,坐到我正前方。”老爷子严肃地说道。我依话照办盘腿坐下,从肩后下方传来两股热流,依照《轩辕决》的真气流动路线循环流淌在自己全身。刚开始感觉身体暖融融的,当随着真气传入的越来越多,最先从细小的筋脉出传来阵阵刺痛,到奇经八脉都传来胀痛,接着传递到每一寸肌肤,每一个细胞,全身各处都在剧烈的疼痛,就将精神崩溃进入昏迷,突然一股冰冷气息传递到脑中,精神一振之下,虽然疼痛难忍,但始终脑中保持着一丝清明没有昏过去。一个小时、两个小时、三个小时……就这样持续着,不知过了多久疼痛还在继续加深着,但突然疼痛到达极点全身感觉就要爆炸开来,紧接着疼痛突然消失,仿佛自己就是晨间刚出土的嫩芽,在经受黑暗破土而出,太阳的第一一缕阳光照耀之下无比温暖舒适的感觉传遍了全身。这时候脑中传来了爷爷的声音:“你的任督二脉已通,以后修炼上可以事半功倍。现在我以心传法,身体尽量放松,把你的心神融入到我的精神世界中去。”脑海中顿时一亮,睁开眼发现自己处于一片广阔的平原之上,不知不觉我开始动了,仰头一声怒吼,天空白云顿时向四方飘散而去:一脚直跺地面,地面凹陷而下,正前方出现一条深坑;双手平推出一掌,看似缓慢的一掌推完的那一刻,空中出现道道裂痕,空间就在此碎裂消失,下一刻却又恢复了原样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,只是平淡的推出一掌而已,就这样继续着一招一式,给着我每一次真实的感觉。慢慢地闻到一股香味,听到一声叫声“哥哥”,我睁开双眼看到了对面小舞可爱的脸,“我这是怎么了?”我直起身发现我躺在床上,晨间太阳的光辉正通过窗户照射进来。“爷爷帮你修炼,你们从昨天一直到了今天早上才结束,爷爷让我把这本《轩辕决》修炼书给你,瞧!拿着吧。”小舞拿出书递给我说道。“哦,那爷爷去哪了?”我收好书问到。“爷爷说自己这次为了帮你修炼自己耗费了全部的功力,不仅帮你打通了任督二脉,直接跳升到了四阶后期的实力,而且又以精神烙印之法将自己精神力和功力化成《轩辕决》在你心中演练,让你有亲身经历每招每式,感受着每种境界,对你修炼《轩辕决》可以说是事半功倍,水到自然渠成。爷爷让你这几天先休息下把这本《轩辕决》修炼书先都记下来,他自己要闭关修炼三天时间才能恢复过来,让我们别去打扰他。”

一周后,“都闭关这么多天了,爷爷怎么还没出来?”我边做饭边问着在边上帮忙的小妹。“我也不清楚,吃完饭我们去爷爷房间看看吧。”小舞回答道。晚饭后,“爷爷、爷爷,你在吗?”我慢慢的推开了老爷子的房门探头进去,“爷爷,你怎么了?为什么我们喊你都不回答?”我和小妹进入房间正看着打坐在床上的老爷子问道。小舞刚想靠过去向老爷子撒娇。刚抓住老爷子手臂的小舞突然脸色一白,马上缩了回来抱住我的手臂,低沉带着哭腔说道:“哥,爷爷身上好冷。”我一惊“什么”马上跑到老爷子跟前抓起老爷子手腕,“这,没有脉搏,没有呼吸,爷爷。”我一下哭了出来,“小妹,怎么会这样,爷爷不是说修炼个三天就能恢复过来吗?怎么会,爷爷,是我害了您啊!”“哥哥,小舞好怕……”边上已是泪如雨下的小舞。“不要怕,小妹,没爷爷了,哥哥以后照顾你,”我冷静了下来考虑道,“我们先把爷爷的尸体给埋了吧,让他好能安息才是。”

第二天清晨,院子后山的山坡上立起了一面石碑。其碑上刻着“轩辕剑之墓,未尽孝之孙与其妹—镜雨轩、轩辕舞留”我与小舞跪在碑前重重的刻了三个响头。我拉起还在哭泣的小舞,“好了,别伤心,哥哥以后会好好照顾小妹的,爷爷有没向你交代过在一些特殊情况下该怎么做?”小舞停止哭泣想了想说道:“爷爷说在他不在的时候遇到危险可以摔破这块水晶。”说完从脚环上解下一根红色小绳,绳上穿着一块心型小水晶,晶莹剔透,不时有流光流转在其中,很是神秘。我拿过水晶仔细看着没看出什么端详来只得还给小舞说道:“小妹,你摔碎它看看会有什么情况吧?”小舞点头用力地将水晶摔了下去。“砰”水晶应声碎裂,突然水晶化成点点星光,流光从中流出,一起飘向空中,形成一个中年人的模型,渐渐地越来越清晰起来。

与此同时,在遥远的神魔大陆,一座豪宅立于城市中央,占据了整个城市三分之一的面积,可以说是城中之城了,在这座豪宅的中央住区的一座庭院中,一名伟岸男子手持一把折扇,其扇骨以象牙所铸,以金丝相连,扇面嵌有玛瑙,绿玛瑙成竹,红玛瑙成阳,相连金丝自然成霞,一幅晨时云霞竹林图栩栩如生,扇面侧边刻有轩辕两字,而扇尾端挂着一块方形水晶,与小舞脚上绑着的心形水晶相同,流光在其中流转。突然这块方形的水晶自动碎裂开来,化为点点星光,惊讶的男子看着空中的星光组成两个小孩的模样,一男一女正盯着自己看着。随着人物形象的清晰,中年男子渐渐把目光集中到了小女孩的身上。“这……是小舞吗?我的女儿!”中年男子说道。

回到德诺森林中,“爹!”小舞喊道。“是你吗?我们该怎么办?爷爷不在了,555……”“什么?”由星光组成地中年男子一惊,脸上哀伤之情一露即末,回答道:“小舞,我的乖女儿,告诉我什么情况?”“爹,爷爷前几天还好好的,昨天我们去他屋子里看他,就……555。”我连忙抢过话题:“是这样的,伯伯,我是爷爷新收的徒弟,我叫镜雨轩,是爷爷给取的名字,由于失忆,我也不知道我的真名叫什么,前几天爷爷帮我修炼,用光了他的功力后,说要修养几天,后来就一直没出来,昨天我们去看他的时候就已经……是我害死了爷爷他老人家,55……”说完,我也哭泣起来。

Be the first to comment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


*